• <progress id="3pcio"><big id="3pcio"></big></progress>

  • <nav id="3pcio"><center id="3pcio"><td id="3pcio"></td></center></nav>
    <dd id="3pcio"><track id="3pcio"></track></dd>
  • 您好,歡迎來到蘇州朗翔機電設備有限公司官網!
    全國咨詢熱線0512-68184157

    新聞中心

    NEWS-CENTER
    泛在電力物聯網橫空出世,“前任”特高壓將何去何從?
    發布時間:2019-3-26 14:49:31瀏覽次數:70標簽:全部

    新形勢下,這位新船長必須引導這艘萬億規模航母調整航向,尋找新的高地。

    寇偉并非第一次提及泛在電力物聯網。這個略顯玄妙且拗口的新名詞,隱沒在特高壓長達15年的盛名之下。

    但在上任3個月后,這位國家電網新任董事長決定在2019年全國“兩會”期間托出這個概念,并稱之為公司“最迫切、最重要的任務”。

    盡管外界對泛在電力物聯網不甚了解,但在“兩會”高度密集的聚光燈下,這個被賦予國網轉型使命的全新名詞瞬間爆紅。

    這是現年58歲的寇偉想要的效果。自去年12月接過國家電網帥印,這位電力大佬不得不面臨一項抉擇:要么平穩地“熬”至退休,要么肩負起“大象”轉型重任。

    按照慣例,央企“一把手”將于63歲退休。當寇偉繼舒印彪之后接任“船長”時,外界對他最大的關注或許是:到2024年,他將打造出一個什么樣的國家電網?

    外界對這家全球最大公用事業公司最深印象或許仍停留在前任董事長劉振亞,以及由他主導力推的特高壓工程。這位電力界前輩曾寄望于特高壓改變全國“六張網”的分層分區格局。

    如今,新一輪電力體制改革開啟,逐步向社會資本開放成為大勢所趨。關于輸配分離的傳言甚囂塵上,這家在世界500強中排名第二位的“巨無霸”在新時代背景下面臨新的危機。

    泛在電力物聯網或許正是危機下的應對之策。

    在確定路線圖后,這位新船長還制定了時間表——到2024年,泛在電力物聯網基本建成,新興能源互聯網業務利潤貢獻率達到50%。

    當泛在電力物聯網大火,特高壓似乎正在失去光澤,這項世紀工程未來將何去何從?

    轉型突破口

    上任僅兩個月后,一份令人焦慮的成績單擺在寇偉案前。

    2018年,國家電網利潤總額遭遇近五年來首降,為780.1億元,比上年下降約1/7。其凈資產收益率則由2014年的5.18%持續降低到2018年的3.36%。

    去年,一般工商業平均電價下降10%,嚴重壓縮國家電網的利潤空間。今年兩會,政府工作報告宣布一般工商業平均電價再降10%。

    這對國家電網來說并非好消息,但降價只是開始。

    新一輪電力體制改革確立了“放開兩頭、管住中間”的改革思路,中游壟斷業務的公用事業屬性將增強。

    按照國家電網官方說法,其輸電業務存在被“管道化”風險。如果盈利模式僅限于收取“過網費”,這一板塊的未來想象空間恐怕不容樂觀。

    機會或許在下游。但下游配售電業務已向社會資本開放。壟斷打破后,國家電網從前賺取電力購銷價差的傳統商業模式被顛覆,增量配網領域也面臨新玩家的競爭。

    新電改無疑動了國家電網的蛋糕。在增量配網改革啟動階段,不少省電網公司頗有抵觸。

    去年10月,國家發改委重點約談了六個改革問題突出的省份。迫于壓力,國家電網緊隨其后赴六省中的江西、河南、遼寧調研,督促各省站在講政治的高度配合改革。

    對寇偉而言,改革不可推卸,但同時也需考慮公司的持續發展。他的目標,是要讓國家電網“在綜合能源服務等領域處于引領位置,新興業務成為公司主要利潤增長點”。

    這位發電企業出身的新掌門人曾因主持修建云南小灣水電站而一戰成名。在坡陡谷深的條件下建成當時世界第一高壩,困難可想而知。

    現今,寇偉所面臨的困境比之更甚。

    過去十余年,國家電網早已被深深烙上特高壓印記。但在新形勢下,這位新船長必須引導這艘萬億規模航母調整航向,尋找新的高地。

    2018年12月底,寇偉上任后國家電網第一場新聞發布會,向外界宣布該公司全面深化改革十大舉措?!霸谔馗邏褐绷鞴こ填I域引入社會資本”位列第一,令人側目。

    但短短一個月后,在國家電網2019年兩會上,寇偉正式啟動“三型兩網、世界一流”戰略,把泛在電力物聯網擺在與特高壓齊平的位置。

    最近,寇偉再度加碼,泛在電力物聯網全面超越特高壓,成為“最迫切、最重要的任務”。

    所謂泛在電力物聯網,即通過大數據時代的信息化技術,改造電網安全運營和綜合能源服務兩大業務板塊?!胺涸凇钡囊饬x,于前者或許只是戰術提升,于后者卻是一場戰略轉型。

    根據寇偉的定義,泛在電力物聯網,就是圍繞電力系統各環節,充分應用移動互聯、人工智能等現代信息技術、先進通信技術,實現電力系統各環節萬物互聯、人機交互,具有狀態全面感知、信息高效處理、應用便捷靈活特征的智慧服務系統。

    這個新的戰略正孕育一個新的萬億級市場。

    在寇偉高調宣布泛在電力物聯網后,李彥宏、董明珠、雷軍等大佬紛紛追捧,70余只概念股集體漲停。

    此時,一個月前還炙手可熱的特高壓,似乎瞬間被淡忘。

    此消彼長

    在新的狂歡中,特高壓的境況正在悄然變化。這個國家電網曾經的寵兒,如今被認為“存在被‘管道化’風險”。

    這一變化對應著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釋放的國企改革新信息。

    在國家電網明確“最迫切、最重要的任務”三天前,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提出,深化電力、油氣、鐵路等領域改革,自然壟斷行業要根據不同行業特點實行網運分開,將競爭性業務全面推向市場。

    當天,國家發改委官宣,將在油氣領域組建國家石油天然氣管網公司,推動油氣干線管道獨立,實現管輸和銷售分開。

    這個改革先例使特高壓處境微妙。當寇偉轉而力推泛在電力物聯網時,華能集團董事長舒印彪卻隔空喊話,如政策允許,華能將參與國家電網的特高壓混改。

    這位國家電網原董事長是劉振亞的接班人,也是特高壓的支持者。但在他執掌國家電網的兩年半里,國家核準特高壓幾乎停滯。

    2018年9月,特高壓項目終獲重啟核準。但僅僅兩個月后,舒印彪就被調往華能集團。

    離任前八天,身穿綠色軍大衣的舒印彪出現在青海海南州。

    在青藏高原零下12℃的風雪中,這位奔襲近2000公里而來的“老國網人”,親手按下青海-河南±800千伏特高壓直流工程開工裝置。

    該項目被外界解讀為舒印彪十六年國網生涯最后的功績。

    他的前任劉振亞曾在激烈爭議中力推特高壓。特高壓具有大規模、長距離輸電的優勢,適宜中國能源資源分配不均的國情,也有利于西部清潔能源的推廣。

    但反對者擔憂可能由此引發的電網安全問題。他們甚至指責劉振亞欲借特高壓實現全國聯網,從而避免國家電網被按地域拆分的命運。

    反對派領袖陳望祥曾在國家發改委的論證會上,孤身一人直面數百位特高壓支持者,堅持說出自己的反對意見。

    2009年,第一個特高壓工程正式投運兩個月后,陳望祥因肝癌去世。彌留之際,這位為中國電力事業殫精竭慮的老專家仍對反對特高壓念念不忘。

    兩年后,王仲鴻等23位電力專家聯名上書反對特高壓。但特高壓仍在劉振亞的力推下高歌猛進。

    截至目前,中國已建成“八交十三直”共21項特高壓工程。

    關于特高壓的最強質疑,出現在去年國家重啟特高壓核準僅半個月后。去年9月19日,中國工程院向國家能源局報送首份反對交流特高壓的官方權威咨詢機構報告。

    十余位院士組成的專家組指出,已建成的特高壓交流工程利用率低,發揮的作用有限。

    特高壓之爭的焦點是“三華”(華北、華東、華中)特高壓交流同步聯網。對此,專家組亦表明“不建議”的態度。

    在被專家抵制的同時,對于受端省份而言,特高壓意味著本地發電廠被外省輸電所取代,帶走的還有稅收和就業。

    但重重阻力并沒有阻礙劉振亞和舒印彪的腳步。如今,接力棒傳遞到寇偉手中。從他上任始,特高壓的未來即成為焦點。

    上任僅一周,在萬眾矚目下,寇偉開啟特高壓工程招標。

    不久,他又拋出特高壓混改舉措,這項舉措甚至點燃前任舒印彪重回特高壓的熱情。

    但短短三個月后,泛在電力物聯網橫空出世,特高壓將何去何從?


    • 管理員剛剛

      暫無任何留言!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